集著述之总汇,中国古籍善本书目

大凡读书人,都离不开书目,由书目而及书,方能达到知书、读书、用书的目的。古人把书目视为“学术之眉目,著述之门户”说得就是这个道理。摆在我们面前的这部《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线装函套,古色古香,令人兴奋。

图书目录是寻找知识宝藏的指南。我国厉代遗留的文献典籍浩如烟海,灿若繁星,这是巾华民族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结晶。为继承我们祖先优秀的文化遗产,编制一部古豁汇编书目,实为古籍整理研究工作的先行任务。由于传世古籍散藏全国,长期以来没有一部经过普查汇编的完整书目,对于学术研究的开展极为不利。周恩来总理生前十分关心这项事业,1975年10月,他已在病重期间,仍对我国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古籍善本的整理很关怀,作出了“要尽快地把全国善本书总目编出来”的重要指示。今天,经过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编辑委员会全体工作人员的努力和各地图书馆的协助,六易寒暑,全稿始克编定。

周总理生前对编制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十分关注,1975年10月总理身患重病时,曾在病榻上谆谆嘱咐:“要尽快把全国古籍善本书目编制出来。”1978年3月,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在南京召开会议,研究编辑《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编纂事宜,成立了以刘季平为主任委员,顾廷龙为主编的编辑委员会,制定了书目的收录范围,著录条例及分类表等。1983年8月,书目在上海定稿。1984年交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秋,这部为海内外学子翘首的巨制《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终于问世了。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编成,是我国学术界的一件大事,它不仅清理和保护了我国光辉灿烂的古代文化,而.且对于利用古代文献进行各项研究工作有着极其重要的帮助。《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是一部反映我国当代收藏古籍善本的大型目录工具书,著录全国各地图书馆、博物馆等七百八十一个单位所藏的古籍善本约六万多种,十三万部,全书分经部、史部、子部、集部和丛书部五部。它是我国传世古籍善本的一次大总结和大检阅,无论从著录典籍的数量还是内容上,都是历代官修书目和私撰书目所无法比拟的。下面试将《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和历代几种主要的官修书目作一比较,来看其特点。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共分经、史、子,集、丛书五部,款目达6万余条,收书13万部。它是我国传世古籍中的精华的归纳和总结,为历代无论是国家还是私人所编的古籍目录所无法比拟。

追溯中国最早的官修书目,当推东汉刘向、刘歆所撰的《别录》、《七略》,其后代有述作,惜多散佚。现存较完整的为宋代王尧臣主编的《祟文总目》六十六卷,明代有杨士奇主编的《文渊阁书目》二十卷,清代有纪昀主编《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二百卷,是历代官修书目中的代表作。

现已出版的《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第一部——经部共系四卷,收经部善本5240种,计有总类、易类书类、诗类、礼类、乐类、春秋类、孝经类、四书类、群经类、小学类等11类,每书的著录项依次是;书名、卷数、编著注释者、版本,批校题跋者和藏书序号。大体依四库分类排比,各部类目酌予增删修订。书后还附有古籍善本藏书单位检索表。《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有这样几个特点:

首先从著录书目的数量和藏书范围来看。宋代《崇文总目》为北宋仁宗景祐年间王尧臣等奉诏整理崇文院藏书编著的书目,崇文院系以昭文馆、史馆、集贤馆和秘阁的图书聚并而成,共收书3445部,30669卷。明代《文渊阁书目》为明代杨士奇编录原藏南京文渊阁的图书,共收书7730部这二种书目收录范围均极狭小,不足以代表一代图书典籍庋藏的全貌。清代《四库全书总目》二百卷,著录图书10254种,172860卷。当时清代政府从乾隆三十七年开始,从全国范围征集采访,用了十年左右的时间,方始编成。所收书目基本上包括了中国在乾隆以前的重要著作,尤其以元代前的书籍收辑更为完备,为保存中国古代文化作出了较大的贡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了全国各省图书馆、博物馆、文管会、大专院校图书馆、科学院系统图书馆等七百八十一个单位所藏的古籍善本约130000部,60000多种,不仅著录了大量的宋元善本,还著录了近年来新发现的善本,如唐代景龙四年卜天寿写本《论语》残卷。《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收录的明清稿本、校本和抄本特别多,如清代著名文字学家朱骏声所著《说文解字通训定声十八卷东韵一卷》的稿本,清严可均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七百四十一卷》的稿本。在这部书目中,我们还可看到许多在中国印刷史上有着重要地位的图书,如明代万历闵伋该刻印的三色套印本《三经评注五卷》,明代版筑居的三色套印本《易经抉微》,明代会通馆铜活字印本《会通馆校正音释书经十卷》等。略举数例,便可见其宏富精瞻,超轶前代。

第一、采摭浩博,包罗宏富。我国的国家藏书编目,自汉代始。班固撰《汉书·艺文志》,魏晋时有《四部目录》,唐有《古今书录》,宋有《崇文总目》,《中兴阁书目》。现在能看到的有明的《文渊阁书目》和清的《天禄琳琅书目》。清中叶由官方纂修的巨大书目《四库全书总目》,是对前人遗著的一次总的结集,是历代官修书目的代表作,为保存中国古代文化作出较大贡献。

第二,从《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书目的原则来看,也比过去的官修书目和私家书目的著录标准合理、科学。过去版本目录学关于善本的定义和对象一般是指精加校雠、误字较少的版本,或稀见旧刻,名家抄校及前贤手稿等皆视作善本。从《崇文总目》和《文渊阁书目》来看,这二部书目都是取内府秘阁的藏书进行整理著录的,情况比较特殊。而《文渊阁书目》只记书名册数,不辨流别,以千字文为号,胪列每号若干橱,每橱若干部,如流水帐式,颇为简陋。清代政府编纂《四库全书》是为了巩固其封建统治,加强思想文化上的控制,从全国范围内进行采访征集图书的工作,因此它的采集图书著录善本是有其一定标准,一定原则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凡例”中说:“前代藏书率无简择,萧兰并撷,珉玉杂陈,殊未协别裁之义。今诏求古籍,特创新规,一一辨厥妍媸,严为去取。”“今所采录,惟离经畔道颠倒是非者,掊击必严,怀诈挟私熒惑视听者,屏斥必力。”当时的四库馆奉乾隆皇帝之命,将带有民族思想不利子清朝统治的著作一概斥为“离经叛道颠倒是非”,多实施抽毁或篡改,以至排斥不录,并加禁毁。《四库全书总目》的著录原则是严格的为封建统治服务的。《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善本的原则不仅是那些精校善抄、稀见之本,而且包括凡是具有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艺术代表性又流传较少的古籍,均予收录。这不同于古代藏书家专嗜宋元旧刻之习,又不同于古代官修书目偏狭保守之陋。

第二、同这些官修书目相比照,《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更见其采摭浩博,著录精深。《书目》著录了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图书馆、博物馆、文管会、大专院校图书馆、科学系统图书馆等981个单位所藏的古籍善本,不仅著录了大量宋元善本,还著录了近年来新发现善本,如唐代景龙四年卜天寿写本《论语》残卷。另外还较多地收录了明清稿本、校本和抄本,如清著名学者朱骏声所著《说文解字通训声十八卷东韵一卷》的稿本,清严可均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七百四十一卷》的稿本。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是历代官修书目所不能及的。

第三,图书分类,自应以学术的分科为其基础。图书数量的不断增长,各个新兴学科的图书日渐滋盛,图书的写作形式、发表形式和出版类型的不断发展,这些都成为图书新分类的客观基础。图书分类体系随着时代的推移,亦必须作出相应的增删改变。如丛书的发展就可说明这一间题。南宋宁宗嘉泰二年俞鼎孙、俞经辑成《儒学警悟》六种四十卷,是为丛书的滥觞,其后有宋左圭辑《百川学海》一百种一百七十九卷,元陶宗仪辑《说郛》一百卷,规模盛大。到了明代,丛书有了新的发展,除了汇编丛书,还出现了《子汇》、《二十子}}、《古今逸史》、《五朝小说》等专科丛书。清代,丛书的辑印不但种类繁富,而且内容更精,如部帙浩瀚的《皇清经解》,这时又出现了《亭林全书》、《船山遗书》等自著独撰丛书,丛书发展到这个阶段,蔚然可观,已有成为一个大的类目的趋势。然而《四库全书总目》却因循守旧,囿于四部分类法,只是在子部杂家类杂纂、杂编二门下收丛书数种而已。《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今特立丛书部,收古今丛书善本622部,分汇编、地方、家集、自著四类。

其次,选择适度,著录科学。《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凡例”中说:“前代简书率无简择,萧兰并撷,珉玉杂陈,殊未协别裁之义。今诏求古籍,特创新规,一一辨妍媸,严为去取。”当时四库馆奉乾隆皇帝之命,将带有民族思想,不利于清朝统治的著作一概斥为“离经叛逆颠倒是非”,加以毁禁,其为封建统治服务是很明显的。《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善本的原则不仅是那些精校、稀见之本,而且包括凡是具有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艺术代表性又流传较少的古籍,均予收录。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在类目的安排上,还注意到图书所属学科门类归属的科学性。如兽医一门,《四库全书总目》将《水牛经》、《药方马经》、《司牧马经痊骥通元论》等兽医类书列入子部医家存目附录,而《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则将兽医一门明确归入农家类,以和新学科分类法相适应。

过去版本目录学关于善本的定义和对象一般是指精加校雠、误字较少的版本,或稀见旧刻,名家抄校及前贤手稿等皆视作善本。如按这种较严格的办法,一讲善本就是宋本、元本等等,便有些狭隘,致使大量珍贵古籍漏掉。按照现在这种较宽的办法,就很好地避免历代官修书目的偏颇。

由于一些学科随着科学的发展,日趋细密,其分类也加以具体化,这也是《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一大特点。如医家类,《四库全书总目》收书九十七部分为一类,而《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则因医学发达、医学著作繁富,将“医家类”再细分为“丛编、医经、本草、诊法、方论、医案医话、内科、外科、眼科、妇科、儿科、针灸、养生、史传、杂录”等十五门。

再次,体例完备,分类合理。《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虽然沿用了历史上的四部分类法,但增加了丛书一部。这是符合图书发展的客观规律,并以其为基础的。我国的丛书到明代有了较大的发展,除了汇编丛书,还出现了《子汇》、《二十子》、《古今逸史》、《五朝史》小说等专科丛书。清代,丛书辑印不但种类繁富,而且内容更精,如卷帙浩繁的《皇清经解》,还有自著独撰丛书《亭林全书》、《船山遗书》等,丛书发展到这个阶段,蔚为可观,已有成为一个大类的趋势。然而《四库全书总目》却因循守旧,囿于四部分类法,只是在子部杂家类的杂纂、杂编二门下收丛书数种而已。《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则单立丛书部,收古今丛书善本622部,分汇编、地方、家集、自著四类。

第四,索引是现代图书目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不但编有书名索引、作者索引等常规索引,而且经、史、子、集、丛书每部书后附有古籍善本藏书单位检索表,如需查检某一古籍善本现入藏于何处,只需根据藏书代号,就可查得藏书单位,给研究工作者带来了莫大的便利。

在类目的安排上,注意到图书旧属的科学性。如《四部全书总目》将《水牛经》、《药方马经》列入子部医家存目附录,而《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将兽医门明确归入农家类,以和新学科分类法相适应。

《书目》还将以前较简的分类加以具体化,如将医家类细分为“丛书、医经、本草、诊法、方论、医案医话、内科、外科、眼科等十五门。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不但编有书名索引、作家索引等常规索引,而经、史、子、集、丛书每部后附有古籍善本藏书单位检索表,如需查检某一古籍藏于何处,只需根据藏书代号,就可查得藏书单位,给研究工作者带来极大方便。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出版是学术界的一件大事,它给学术界带来的益处将是久远的、巨大的。在欣喜之余,我们不免有些遗憾,即在台湾的那一份珍贵古籍还未能编录进来,但我们相信它已为时不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