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灰色收入未必不合理,社科院专家驳养老金并轨是乌托邦

【对话动机】

  文章导读:

7月1日,国家《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其中明确,“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工作人员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这被媒体解读为“养老金并轨的重大进展”。

  我国现在养老保障的实际情况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基本上人人享受养老金,但标准相差悬殊。

不过,7月1日当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对外澄清,这是“误读”,“条例对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也只是作出了原则规定,并不意味着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也开始实施。”

  与唐钧先生商榷:

此前,社会学家、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唐钧曾提出“养老金并轨是乌托邦”的说法。

  养老金并轨不是“乌托邦”

一方面一些公务员[微博]拥有灰色收入,另一方面其养老金又明显高于社会职工。但唐钧却连番表示,“公务员灰色收入不等于不合法”,引发网民争议。

  严伟

而在经济学家的视角中,“灰色收入”则没有这么名正言顺。“灰色收入即为非法收入、违规违纪收入、按照社会公认的道德观念其合理性值得质疑的收入及其他来源不明的收入”。经济学家王小鲁说。

  近日,看了《中国经济周刊》第15期刊发的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唐钧的《公众养老金“并轨”诉求不能陷入“乌托邦”》一文,对文中的部分观点有不同看法,特撰写此文,与唐钧先生商榷。

在中国的收入分配改革中,“灰色收入”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同为灰色收入,为何在一位社会学家和一位经济学家眼中如此迥异?

  最快5年即可养老金并轨

社会公众该如何看待灰色收入?即将启动的收入分配改革,怎样解决灰色收入问题?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到底前景如何?

  目前我国养老金发放的基本情况是,全国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2000万左右,人均退休金每月4000元、全年5万元,全部由国家财政承担,每年支出1万亿元左右。全国企业退休人员8000万左右,人均养老金每月2000多元、全年25000元,几乎全部由企业在职员工历年缴纳的养老缴费支付,国家财政不承担或承担很少部分。根据人社部负责人今年3月披露的数字,2013年全国养老金缴费2.2万亿元,养老金发放1.8万亿元,结余4000亿元。2013年结余积累养老缴费3万亿元,国家社会保障基金1万亿元,合计4万亿元。

近日,新京报记者“同题问答”,分别对话唐钧和王小鲁。

  自2005年开始,国家每年给企业退休人员增长养老金10%,即“八连增”。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由当初的每月800元,增长到现在的每月2000元,翻了一番还多。目前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和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差距约为1倍,而8年前的差距是2~3倍,差距已经大幅缩小了。

灰色收入未必不合理

  初步分析表明,养老金并轨不是什么“乌托邦”,而是经过努力完全能够实现的,且目前正处在实现的过程中。

“他们很多的收入就是下属单位从基层给他们搞一些大米、油、土特产送到部里面。像以前这个都属于很正常的事。”

  多年来我国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年均都在两位数,年均增长速度在15%~20%之间。据此,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在特定的一段时间内增加,年均增长10%或者15%,应该没有问题。况且,我国现在还有多年累积积攒(剩余)的、未发出去的4万亿元的养老缴费和社保基金。

新京报:在王小鲁博士的研究中,公务员的灰色收入主要是源自腐败和权力寻租。你为何为灰色收入辩护?

  根据计算,8000万企业退休人员(这个数字每年会有所增加)的养老金,如果总量增长1倍,即由目前的1.8万亿元增长到3.6万亿元,则人均养老金恰好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退休金拉平,实现并轨。如果按照每年增长10%的速度,7年就可以翻一番,实现并轨,年均增加支出2500亿元。如果按照15%的速度增长,5年就可以差不多翻一番,实现并轨,年均增加支出养老金3000亿元。即使这3000亿元全部由国家财政承担,占国家全年的可支配财政收入的比重也只有1%多一点。况且,增加支出的这笔养老金还不是全部由国家财政承担,企业在职员工当年的养老缴费也承担了相当部分。

唐钧:我觉得其实他(的观点)是片面的。其实灰色收入并非一定不合法,灰色收入不等同于黑色收入。世界上的事情不是非黑即白。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财力增长236倍,养老金增长50倍

新京报:你认为灰色收入不是源自腐败和权力寻租?

  从我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国家已经完全具备了承担社会公共事业领域基本开支的经济实力。养老金开支对于我国已经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动辄声称国家财力有限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唐钧:那是黑色收入的概念,是非法收入。

  以2013年为例,全国财政收入(包括税收和各种基金收入)19万亿元。此外,国有企业利润2.5万亿元,国有保险公司保费收入2万亿元,养老保险收入1.9万亿元(按照国际标准,上述收入均属于财政收入)。全国可支配财力总计约为26万亿元。这还不算3.9万亿美元(约合25万亿元人民币)的外汇储备,不算相当规模的预算外收入。

新京报:那你认为什么是灰色收入?

  凭借每年26万亿元的可支配财力,每年支付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总额3万亿元(人均实现每月4000元),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退休金总额1万亿元(人均每月4000元保持不变),二者合计4万亿元,占26万亿元的15%。这难道有什么做不到的吗?况且,若干年后,我国的可支配财力就不仅仅是26万亿元了。

唐钧:灰色收入在黑白之间,是除工资之外的一些收入,里面有福利、课题费、稿费收入等。比如我在社科院之外上课,获得的课时费。灰色收入有一个毛病,就是应该交税(而未缴税)。交税以后,这些收入都是正当收入。

  自1978年改革开放36年来,我国可支配财力由110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6万亿元人民币,增长了236倍左右。同期,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由人均每月40元左右增长到人均每月2000元,增长50倍,大大落后于国家财力增长速度。在养老金这个问题上,国家确确实实欠企业退休人员一笔账。

新京报:公务员是掌握公权力的一群人,不像你这样的教授,靠专业可以挣外快。那么你觉得公务员的灰色收入是从哪里来的?

  养老金不存在“缺口”,只是标准高低问题

唐钧:比如收礼。以前很多收入是这么来的。比如下属单位给他们搞一些大米、油、土特产,以前这都属于很正常的事。

  至于许多学者提出的“养老金缺口”、“在职的养不起退休的”这类说法,其实是个伪命题。2014年3月,人社部一位负责同志曾经明确表示,不存在所谓“养老金缺口”问题。

新京报:为什么觉得这是正常的事?

  政府养老和儿女养父母的道理是一样的。儿女有实力,就每年多给父母几个钱,父母就活得舒服一点。儿女实力差一点,就每年少给父母几个钱,父母就活得拮据一点。政府养老也是这个道理。政府财力充足,每年就给退休人员多发几个钱,否则,就少发几个钱。不存在“在职的养不起退休的”问题,也不存在“缺口”问题,只有标准高低的问题。

唐钧:因为历届政府都没有对这个“开刀”。公务员的收入主要是工资加补贴。工资定得太低,需要靠补贴获取收入,但哪些该补,没有边界。朋友来往,帮忙办个事,这都是政府默许的。

  世界上不少国家的政府养老金支付是“现收现付”,就是用当年征收的养老缴费支付第二年的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另加政府财政资金补充不足部分,没有什么“个人账户”、“企业账户”。道理很明显,现收现付这种方式最简单、最适用,环节最少,挪用、占用、贪污腐败的空间最小。

新京报:默许?

  养老金改革的关键:国家愿不愿意承担,承担多少?

唐钧:我记得“三讲”的时候,民政部某领导说我受贿是没有的,但下面的人来给我带几条烟,我也收了。“三讲”的时候公开讲,大家并没有说这有什么问题。所以,其实我们知道公务员的工资并不高,实际上默认他们可以去收一些这样的东西。现在看,这些是违规的行为,但这是政策造成。

  实事求是地说,并轨后还有问题需要解决,就是机关事业单位在职员工是否开始缴纳养老保障金,企业在职员工是否继续缴纳养老保障金?如果继续维持这种有人缴纳、有人不缴纳格局,显然不公平。解决的办法大体有三个。

新京报:有历史原因?

  第一个方案:机关事业单位在职员工开始缴纳养老保障金。如果认为现行工资收入偏低、缴纳养老保障金不堪负担,可以适当增加工资。这是最简单、最可行的办法。

唐钧:这是由过去的工资体制造成的。

  笔者认为,不存在唐钧先生所说的机关事业单位“需要自筹资金,补交养老费4万亿元”的问题。没有必要补交。没人要求补交。在一分钱不交的情况下,国家都可以承担全国2000万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开始缴费了,怎么倒需要“补交”了?

比如,事业单位教授工资2000块,其他都是单位补贴。但该不该补,怎么补,没有明确标准,随时可以取消。

  至于唐钧先生所说的“空转”问题,也同样不存在。要说空转,已经空转20年了,公务员的退休金一分钱没少。现在要缴费了,国家财政承担的公务员的退休金支付压力应该说是相对减轻了,怎么谈论起“空转”问题来了?

灰色收入未必不合理。比如曾有一个事业单位,没有交三金,事业编制的人越来越少。单位老总就给员工买了保险。这种补贴福利很可怕,今天政府不在乎,明天认真起来了,就有问题。

  第二个方案:企业在职员工不再缴纳养老保障金,机关事业单位员工也不缴纳,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征养老税,在消费环节征收,即每个公民,无论老人孩子,无论是买家电、机票,还是在酒店吃饭,一律按照一定的税率附加缴纳养老税。结果必然是人人为自己未来的养老做贡献,但富人肯定贡献更大,负担更多,因为富人消费水平更高。这个结果是公平的。国家原则上根据当年的养老税征收情况,确定下一年的养老金发放标准。当然,养老税的征收情况是可以预测的。也可以反过来,在确定一个合理的养老金标准后,再确定养老税的税率。在根据养老税征收情况发放养老金的基础上,国家财政可以另行补贴,也可以不补贴。

政府部门曾经被允许“创收”

  第三个方案:现收现付。机关事业单位员工和企业员工同样缴费,取消“个人账户”、“单位账户”,原则上根据全国在职员工的缴费情况,确定养老金发放标准。征缴得多,发得就多。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因为财政紧张,上面一度默许各政府机构‘创收’。但到后来,就失控了。”

  上述三个方案以及其他各种方案,说来说去,实质性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国家的财力怎么样,是否愿意承担养老责任,承担到什么程度。

新京报:王小鲁测算的灰色收入很大一部分是公务员寻租来的。

  改革养老金制度,实际上有两个基本思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思路是低标准、全覆盖,就是人人享受养老金,但每月由政府提供的养老金较少。另一个思路是高标准、部分覆盖,就是部分人享受养老金,但每月由政府提供的养老金相对较多。

唐钧:这是对公务员做有罪推定。我不认为(灰色收入)都是寻租来的。而且寻租和政府的“创收”政策有直接关系。

  我国现在养老保障的实际情况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基本上人人享受养老金,但标准相差悬殊。

新京报:“创收”和寻租是什么关系?

  来源:环球网

唐钧: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因为财政紧张,上面一度默许各政府机构“创收”,用获得的收入来提高公务员的工资福利。其实创收就是寻租。但到后来,就失控了。

新京报:什么背景造成这种局面?

唐钧:就是全民搞钱的背景。改革开放以后,政府要求增加收入。当时所有的政府部门都去办企业,连居委会都去办企业。

新京报:你说的是特定时期的问题。但现在政府财政很充裕了。灰色收入还是越来越严重。

唐钧:这个东西放开了就很难收,也没有很严重地去批判政府创收的问题。政府曾经刹车了,但创收理念还在。

去掉灰色收入,公务员收入中等

“公务员的工资应该达到社会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我国公务员的收入构成是工资不高,福利待遇好。”

新京报:你为公务员“鸣不平”,现在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你认为怎么样?

唐钧:去掉灰色收入以后就是中等水平。算上灰色收入的话,部门和部门之间,各个行政层次之间,差异也很大。一个刚工作的公务员也就两三千元。

新京报:不够高?

唐钧:公务员的工资应该达到社会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我国公务员的收入构成是工资不高,福利好。

新京报:为什么公务员就得社会中等偏上水平?

唐钧:任何国家需要公务员保持稳定和忠诚度。

新京报:把补贴以外的灰色收入都砍掉的话,公务员的收入处于什么水平?

唐钧:基层的公务员收入还是太低了。一个县长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下面就到科级了。除开有级别的,大部分都是够不上级别的公务员,收入就很低。而且公务员部门之间差别也是巨大的。

新京报:公务员补贴由谁决定?

唐钧:补贴主要是地方一把手说了算。

新京报:为何没有法治化,比如规定好,根据GDP增长率不断给公务员涨薪?

唐钧:今后应该立法,但首先要把架构合理化再立法。

新京报:怎么理解架构合理化?

唐钧:我觉得应该对公务员减少补贴,直接涨工资。补贴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剑,哪天说不给了就没了。

养老金不能为了并轨而并轨

“今年年底并轨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要想出一个办法,不可能简单地为了并轨而并轨。”

新京报:你认为养老金并轨是乌托邦,为什么?

唐钧:因为老百姓想的和政府想的不太一样。政府一直在强调退休后待遇不变,这就意味着事业单位员工并轨后,会先加工资再交费。但老百姓的想法是,应该以事业单位员工现在的工资水平交费,而且退休后待遇和老百姓是一样的。但哪个国家专业技术人员会跟蓝领工人的退休金一样?这就是我说的乌托邦,是理想主义,不可能扯平。

新京报:媒体报道称,并轨阻力主要来自事业单位员工。而你认为是财政负担不了。为什么?

唐钧:事业单位员工缴费是自己交8%,单位按照上年的社会平均工资交20%。现在让这部分人多交费,那么那20%谁出。据我测算,这个数字至少是5000亿。

新京报:按照你的逻辑,并轨不可能实现?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唐钧:我只是说今年年底并轨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要想出一个办法,不可能简单地为了并轨而并轨。

养老金“不需要并轨”

“一个一个去并轨的话,每并一次都会出问题。现在养老金的问题已经把中国社会撕裂了。”

新京报:你认为并轨是必要的吗?

唐钧:不需要并轨。现在未必一定要走缴费型的路。而且按行政成本核算的话,缴费型不一定划算。

新京报:应该怎么做?

唐钧: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体制是按照公民身份来算基础养老金,所有公民拿的都一样,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还有一个补充养老保险,多缴多得。这是世界上的一个趋势。

新京报:中国也会走这个趋势吗?

唐钧:中国应该向这方面去做。在没有改变以前,可以逐步提高企业职工的保险金。等提上来以后(和事业单位持平)再一次性用一个新制度来取代。一个一个去并轨的话,每并一次都会出问题。现在养老金的问题已经把中国社会“撕裂”了。

新京报:你说养老金并轨是个伪概念,那为何得到那么多人响应?

唐钧:这就是民粹主义,平均主义思潮在泛滥。

新京报:何以至此?

唐钧:因为低收入的人不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境遇。主流舆论在这个问题上态度不明朗,甚至在某些方面是纵容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