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仆本色,一个贫苦中国共产党地区委员会书记的人生价值

云南省保山市政协提案委员会原主任 段兴华

  杨善洲同志担任保山地委书记的时候,我是办公室秘书科的干部,跟随在老书记身边12年,直到他退休。12年来,他常常带着我下乡调研,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第一次跟杨书记下乡,他就对我说:“在我身边工作要苦得起、累得起。”10多年里,我跟着杨书记,走遍了保山地区的村村寨寨、山山水水。一次,我随他去龙陵县木城乡调研,那个乡地处边境,离保山差不多300公里,当时又不通公路,他带领我们绕道芒市,徒步前往木城。我的脚都磨起了泡,几次想停下来,看到杨书记一点休息的意思都没有,我也就不敢提休息的事,只能跟着他一直走下去。一路走,一路了解农民群众的困难和要求。花了4天时间,我们才到达乡政府,随后又徒步3天,跑遍了周围几个乡。根据这次调研,杨书记主持召开会议,制定了改变边境贫困乡村面貌的实施方案。
  杨书记担任保山地委书记时期,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农业,解决群众吃饭问题,是他花费心思最多的事情。“我们是党的干部,如果老百姓饿肚子,我们就失职了。”杨书记经常对我们说。当时,他在保山县板桥公社、施甸县保场公社都有水稻样板田,在施甸县姚关公社、腾冲县明光公社都有包谷样板地,这些都是他自学农业科学知识,或者到外地学习先进经验回来,亲自动手搞的。在保场公社的样板田上,他试验“三岔九垄”式插秧,使亩产量提高了三四百斤。直到今天,当地群众还在采用杨书记摸索出的“三岔九垄”方法。杨书记说过:“凡是农田建设上得快的单位,都有一条重要经验,就是领导上前线,亲自带着干,这是无声的命令,有效的指挥。”
  杨书记下乡的时候,总是头戴竹叶帽、脚穿茅草鞋,一身泥巴一身土,深入到田间地头,与群众一起劳动,他也因此被老百姓亲切地称为“草鞋书记”。1978年至1981年,保山地区的水稻单产全省排名第一,从此有了“滇西粮仓”的美誉,其间,国家农业部专门在保山组织了农业生产示范现场会。大家都说,“滇西粮仓”是我们的“草鞋书记”带领全区人民群众,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来的。
  在粮食丰产丰收后,杨书记又开始思考如何让农民群众生活得更好一些。他根据保山丰富的资源,带领群众大力发展茶叶、甘蔗和其他经济作物。
  1980年10月,杨书记来到潞江坝的芒宽公社。他听说新光大队有个叫朱自祥的社员种植咖啡成了出名的“冒尖户”,曾经因为种植咖啡挨过批斗。杨书记跨进朱自祥的家园,摸着咖啡树对他说:“你家6口人,光是咖啡这一项收入就差不多2000元,再加上其他经济收入,已经提前达到了小康水平啦!好啊,你这个典型我们要马上推广。”看到杨书记放手让群众搞多种经营,有同志劝他:“还是慢慢来,搞四平八稳的事不会吃亏,书记的位子才坐得稳。”杨书记回答:“群众思变,群众思富,我们还能再拖后腿吗?如果想什么吃亏、乌纱帽之类的事情,就决不是共产党的干部!”
  跟随杨书记工作,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来自农村,从来没有忘记是党把他从一个农民的儿子一步一步培养成为党的领导干部。他始终怀着一颗关心群众生产生活的善良心,这颗善良心使他永葆人民公仆的本色,永远把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1985年,昌宁县金华乡发生水灾,杨书记带着人立即赶赴灾区,看到老百姓受灾情况特别严重,他非常难过。回到保山后,他指示地委办公大楼在建项目马上停工,把资金拿来救灾。当时,许多人都想不通,认为可以从其他地方调动资金。有一位领导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的想法,他激动地说:“如果眼看着人民群众在受苦,我们却安逸地坐在大楼里悠闲地办公,你不觉得有愧吗?”
  担任地委书记的时候,杨善洲和老百姓一起种田种地,着力解决群众的温饱问题。群众感激他,就编了一首民谣:“家乡有个小石匠,参加土改入了党,头戴竹叶帽,身穿中山装,穿起草鞋搞农业,开渠引水当龙王。一身泥一身汗,大官儿不当,当什么?当种田郎。”
  杨善洲退休后,带领群众把荒山变成了林海。群众感激他为子孙后代造福的大恩大德,又编了一首民谣:“家乡有个小石匠,当官退休福不享,栽树二十年,荒山披绿装,造福子孙千万代,为民服务永不忘。活到老干到老,大富翁不当,当什么?当共产党!”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当我听到这首新民谣时,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老百姓这朴素的心声,表达出的正是杨书记一辈子都没有改变过的公仆本色。

从战争岁月里过来;从计划经济时代过来,走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却始终坚守着一个共产党员的信念和宗旨不动摇,60年如一日。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化作一片森林,造福子孙后代。他就是1988年退休,2010年10月因病逝世的曾任云南省原保山地委书记杨善洲。

2011年2月26日《人民日报》第七版刊登了他的事迹,令人潸然泪下:云南省保山市电视台记者蓝天说“老书记的家我去过,三间瓦房加起来也就80多平方米!我们去采访,摄像机都摆不开。我就反问他:“那也不怎样,跟别人比,还是差得老远。”他急了,大声说:“我是共产党员,哪能光想着自己?把自己的家搞得富丽堂皇,群众都过着艰难的日子,我们能心安吗?”

那天,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老书记,您种的树,还有10年才能成材,那个时候您已经90多岁了,你怎么享受啊?”我的话音刚落,他就毫不迟疑地说:“你这个姑娘呀,怎么会这样说。我那个时候已经到火化场去了,咋个会得享受!别人享受了嘛!本来就是给别人享受。我享受不了有什么关系?我的子孙后代得实惠了嘛!”

他的回答把我这个年轻人给镇住了!我知道,他说出的,就是他一辈子做人做官的原则和信念:一起为了群众得实惠,人民的利益比天大!

他贫穷,他粗茶淡饭,衣着简陋,一生没有任何积蓄;他富有,他两袖清风,表里如一,雪中送炭出手大方!他固执,他执着造林,心无旁骛,老牛拉车不回头;他豁达,他淡泊名利,安平乐道,草帽挨乌纱,平凡铸伟大!对于家人的不理解,他说“忠孝难两全,家国难兼顾”;对于人们的不理解,他说“只要生命不结束,服务人民不停止!”

云南省保山市政协提案委员会原主任段新华说。杨善洲担任地委书记的时候,因为大力发展农业,和老百姓一起种田种地,着力解决群众的温饱问题,群众编了一首民谣:“家乡有个小石匠,参加土改入了党,头戴竹叶帽、身穿中山装,穿起草鞋搞农业,开渠引水当龙王。一身泥一身汗,大官儿不当,当什么?当种田郞”。

杨书记退休后,带领群众把荒山变成了林海。群众感激他为子孙后代造福的大恩大德,又编了一首民谣:“家乡有个小石匠,当官退休福不享,栽树二十年,荒山披緑装,造福子孙千万代,为民服务永不忘。活到老干到老,大富翁不当,当什么?当共产党”!

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姚关镇党委副书记吴连章说。22年,林区群众人均所得粮食从原来的100公斤,提高到500多公斤,2006年,林场建起了一所木材加工厂,加工间伐的林材。到现在,林场支付给当地村民间伐林木、加工林木材的劳务费超过了36万元。

永利游戏,2010年8月老书记住院治疗,每天都有群众自发地到医院看望他。中秋节那天,四五十个姚关老家的农民,专门从100多公里外赶到保山,带着家乡的土特产和亲手做的月饼送给老书记。60公里外施甸县的群众来了,40公里外潞江坝的老百姓来了,保山城里的亲朋好友也来了,为了不影响治疗,医院只允许派几个代表进去,可其他人却一直围在病房外,久久不愿走开,期盼老书记早日康复。

大亮山的人民群众永远不会忘记:杨善洲对家乡人民许下的承诺,已经用他晚年22个春秋的艰苦奋斗,兑现给了父老乡亲。

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大亮山林场原场长自学洪说“我陪着老书记度过了他最后的50多个日子。临终前,老书记用微弱的声音交代:“你们一定要继续种树,一定要管好林子;一定要把林场的收益按比例分给群众,不能让群众吃亏”。

2010年10月10日下午3时08分,老书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当我们为他擦净了身体,穿好衣服,把一面党旗覆盖到他身上时,我禁不住老泪纵横。

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姚关镇小学杨惠兰说。“意识到自己的日子不多了,爸爸在状态稍好的时候,反复向我们交代:“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你们的母亲。市里奖给我的20万,我捐了10万给保山一中,6万给了林场,专门留了4万给你们的母亲,你们要好好用,让你们的母亲安享晚年,她这一辈子不容易”。弥留之际,他挣扎着叮嘱我们,要把一部分骨灰埋葬在老家的后山上,将来陪伴妈妈。

青山作证,老书记已经化做了大亮山上的一颗青松,永远站在山顶,凝视着家乡的山山水水,守望着大亮山下的父老乡亲。

一心为民,无私奉献。退休后主动放弃省城舒适的生活条件,带领家人和群众历尽艰辛义务造林20多年,建成约5.6万亩的大亮山林场,使昔日的荒山变成了绿洲。2009年4月他将价值超过3亿元人民币的大亮山林场经营管理权无偿交给国家。

习近平指出,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集中体现了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风貌。他是党员干部的学习楷模,是离退休干部老有所为的优秀代表。广大党员,干部包括离退休老干部,要向杨善洲同志学习,争创优秀业绩,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贡献力量。要学习他坚定信念、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让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在心灵深处牢牢扎根。

3月3日《人民日报》20版刊登了本报记者姜洁的《有限的生命投入无限的事业》——领悟杨善洲的事业观一文,里面有这样的话:杨善洲曾说:“群众的任何小事都是事关自己切身利益的大事,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马虎”。正因如此,他坚持把为人民服务当成自己的毕生事业,用实实在在的行动赢得了人民的尊重、爱戴和拥护。并在后加了短评:在干事业中追求人生的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