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极小种群物种保护纪实,探索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管理新模式

保护一个物种 存留一份希望

探索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管理新模式

——云南极小种群物种保护纪实(上篇)

  中国绿色时报2月10日报道(记者 
杨劼)
 基因是一种资源。
  对生物产业来说,几株特有植物或是几只特有动物所蕴含的稀有基因,会让一项未来产业具备难以估量的潜力。极小种群,孕育着极大希望。
  极小种群物种,是指一部分野生动植物种类因自身原因或对生境的苛求,分布区域狭窄或呈间断分布,长期受到外界因素胁迫干扰,种群退化,个体数量持续减少,已低于稳定存活界限,并随时面临灭绝的物种。
  云南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最集中的地区之一,各类物种种数均接近或超过全国的一半。同时,多样性和濒危性相伴而生。
  调查显示,云南至少有2000余种高等植物和半数以上脊椎动物的生存处于受威胁状态,目前有112个极小种群物种需要优先开展拯救保护行动,其中植物62种、动物50种。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极小种群物种保护行动在云南发端。
  2008年2月,云南省政府批准实施《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规划》,极小种群保护列入其中。随后,云南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强滇西北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若干意见》,“极小种群物种保护工程”成为十大保护工程之一,进入政府保护层面。
  极小种群物种保护,就此成为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
  规划既出,行动接踵而至。
  2009年1月,云南极小种群物种保护行动18个项目开始实施。这是全国范围内的率先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它为云南2010年3月批准实施《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紧急行动计划(2010-2015年)》提供了科研支撑。
  这是保护行动的核心价值所在。
  《规划纲要》和《行动计划》提出,要采取积极且有针对性的拯救保护措施,开展极小种群物种生存状况、致濒因子等基础调查和人工繁育研究;对野外种群及其生境采取有针对性的改善、恢复和保护措施;消除或减缓物种致濒因素和不利影响,实现极小种群物种生境改善、种群数量稳定或增长。
  2011年10月,云南启动野生植物保护小区建设试点项目。这又是全国范围内的率先行动。云南从20个优先保护的野生植物中,选取云南蓝果树、西畴青冈、华盖木、滇藏榄和弥勒苣苔等5个物种作为保护对象,开展人工繁育研究和保护小区、保护点和近地保护基地建设,探索不同保护小区及近地保护基地建设方式、管理模式、补偿方法和保护措施,以确保极小种群物种得到有效保护和发展。
  迄今为止,云南极小种群物种保护均把2008年作为重要时间节点。
  从那一年开始,云南逐步形成了政府主导、科技支撑、企业支持、社会参与的极小种群物种保护格局。
  从那一年开始,保护和发展,成为云南极小种群物种保护的两个关键词。
  2008年以来,云南强化就地保护,累计建立各种类型自然保护区158个,通过建立科研平台、开展生态位监测、启动生态服务功能评估和生态足迹机制研究,使极小种群野生动植物生长环境得到有效保护。同时,当地有针对性地开展迁地保护,先后在昆明、丽江、迪庆、西双版纳、德宏等州(市)建立植物园、树木园、野生动物园等各类迁地保护、研究繁育基地30多处,野生动植物收容拯救中心(站)16处,最大限度地收集保存了濒危物种种质资源,有效预防了物种灭绝。
  云南省林业厅副厅长郭辉军表示,开展极小种群物种拯救和保护工作,是事关云南生态文明、绿色经济强省和面向西南开放的综合生态屏障建设的全局性、战略性任务。
  “十二五”期间,云南将从就地保护、迁地保护和近地保护体系建设、种质资源保存等7个主要领域,对20种野生植物、20种野生动物实施21项紧急拯救行动,重点是将尚未纳入保护监管范围的极小种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野生植物及其天然集中分布区,尽快纳入保护范围,落实保护管理责任。
  2011年5月6日,国务院出台《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建设重要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和西南生态安全屏障成为五大战略目标之一,而极小种群物种保护是云南构建生态安全屏障任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极小种群物种保护由此上升到国家层面。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印红表示:“云南省在全国率先启动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建设试点项目,安排部署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工作,对科学有效保护极小种群物种,保护我国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起到了带头示范作用。”
  据悉,极度濒危野生动物拯救和保护、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拯救即将被纳入国家相关的保护规划,野生动植物的保护工作将迎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云南省林业厅

   
云南省素有“植物王国”的美誉,但其植物资源同时呈现出分布范围狭窄、种群数量少和特有种多的特点,加之人口急剧增加带来的林地或林木资源不合理使用,进一步加速了物种消失或濒临灭绝。
   
据统计,在云南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中,仅存1株-10株的有8种,仅存11株-100株的有20种,仅存101株-1000株的有20种,仅存1001株-5000株的有14种;野外只有1个分布点的有17种,有14种未列入国家重点野生植物保护名录,近1/3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分布于保护区之外。
    拯救保护迫在眉睫!
   
为此,云南省先后组织实施了“森林云南”建设,启动了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发布了《丽江宣言》、《腾冲纲领》和《版纳约定》。为紧急拯救保护目前自然界个体数量仅存“个十百千”的极小种群物种,启动了62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拯救优先保护行动,进一步提高保护意识,开展试验示范,探索保护管理新模式。
   
2005年,《云南省特有野生动植物极小种群保护工程项目建议书》上报国家林业局,拉开了云南省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管理工作探索的序幕。
   
2007年,云南省政府批准实施《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规划》,特别提出了针对极小种群物种的保护措施;同年,出台了《关于加强滇西北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若干意见》,将“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工程”列为十大保护工程之一。
   
2010年,云南省政府批准实施《云南省极小种群物种拯救保护规划纲要和紧急行动计划》,启动了62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拯救优先保护行动。
   
2011年,经国家林业局批准实施,优先选取云南蓝果树、西畴青冈等5个物种,开展保护小区建设试点工作。
   
2012年,云南省林业厅针对列入《全国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拯救保护工程规划》的、在本省分布的38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制订了详细的拯救保护措施。
   
通过一系列《规划》的编制与实施,云南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基本得到有效保护,并成为建设生态文明、“森林云南”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点和亮点。
   
保护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近10年来,云南省投入野生植物保护资金超过6000万元。
   
钱从哪来?云南省突破了过去单一靠政府预算的筹资方式,转而向全社会多方筹资,逐步树立“政府-科研机构-非政府组织”合作的典型,不仅加大了拯救保护力度,还营造出全民参与拯救保护的良好氛围。
   
身为试点就意味着要勇于探索。除了开展极小种群物种专项调查、建立保护地强化就地保护、加快迁地保护等措施,云南省还开创了近地保护模式,即针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特点,建立具有收集、保存、展示、繁育和回归物种功能的近地保护园(基地)。
   
云南省还积极开展华盖木、西畴青冈和杏黄兜兰等物种回归自然的试验项目,通过科学管护、动态监测和数据采集,为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回归自然提供了技术支撑和典型范例。
永利游戏,   
此外,科技成果的转化使保护与发展相得益彰。例如毛果木莲,现已人工繁育2万多株,开始用于园林绿化。
   
为进一步拓展就地保护,云南省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保护小区(点)建设试点启动。2011年至今,已累计投入近200万元,主要采取“技术支撑单位+基层林业部门”联合实施的方式,初步探索出4种保护管理新模式:
   
针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分布点远离保护地,且林地权属为国有,在建立保护小区后,由基层林业局或林业站直接管理;
   
针对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分布点位于保护地周边的种群,在建立保护小区后,由当地保护地管理机构代管;
   
针对分布点在保护地外,林地权属为国有,在保护小区建设后,由林地所属单位实施保护管理;
   
针对分布点在保护地外,林地权属为个体,在保护小区建设后,由基层林业部门与林权所有人协议管护或共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