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安徽毛峰豪杰传,第肆十九遍

两面山上的民兵,听见地雷响声,飞也似的跑下沟来。正好老武和雷石柱从小沟里出来,背着三四支炸坏的步枪,连声说:“可炸美啦!一个都没剩下!”说着,一齐都跑到马车跟前。
  被捆在马车上的康明理们,一见民兵们过来,顿时眼睛都明亮了,高兴得齐声叫喊。孟二楞“呼”地跳下车来,雷石柱连忙给他解开绳子。二楞一把抓住了雷石柱的手,握的雷石柱的手都有点发麻。他大声说道:“呵呀!石柱哥!总算又见到你啦!”笑着,笑着,眼里却滚出了泪珠。
  其余的民兵们已把康明理、武二娃、康有富的捆绳都解开了,围成一堆,这个握住那个的手,那个抓住这个的臂,虽有千言万语,不知该从哪里说起;眼里都闪射着兴奋的泪珠。
  乱笑、乱喊、乱跳,象一群天真的小娃娃一样。
  忽然老武提醒大家道:“咱们快收拾回吧,这里离据点很近,说不定敌人要出来追击。”大家听了,这才想起事情还没有完!于是马上动手打扫战场,用石头把大车砸坏,牵着两匹牲口,一齐往康家寨回来。
  康明理们四个民兵,因为被敌人拷打得伤很重,被大家搀着、扶着往回走。路上,他们虽然浑身疼痛,但仍不住地给大家讲述敌人的残暴罪行。正讲的起劲,听见后边有“呜呜”的哭声,老武回头一看,原来是康有富;两个民兵架着他的胳膊,边哭边走。老武觉得奇怪,在路旁站住,等他们过来时,亲切地问道:“有富,你哭啥哩?”康有富抬起头望了老武一眼,没说一句话,哭得更凶了。老武楞怔了一刻,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原来老虎山事件发生后,老武回靠山堡区上开会,区委会的同志和马区长分析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说:“可能是特务搞鬼!”老武不信,回到康家寨又仔细打听当天出事的情况,李有红便告他:“那天黑夜,是康有富放哨,半夜三更,他说桃花庄有两个人送来一封情报,说汉家山的敌人要来包围村子;情报也没看清,我们就往老虎山上跑,刚上了山顶,敌人已经四面围住了。”李有红讲完,老武正搔着头皮沉思,雷石柱说道:“对啦,我也想起一件事:去年过年,咱村受损失,也是康有富给民兵们送的酒。这件事后来也没追根子。我看真是要好好研究一下哩!”老武一听此事,便联想起康有富平日的各种表现,这才肯定地说:“不成问题,保险有特务!恐怕桦林霸就……”雷石柱突然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赶快往出搞吧!”老武说:“这问题离了康有富怕闹不清。等我们把据点里那些民兵都救出来再搞也不迟。”
  此刻,老武见康有富越哭越凶,暗暗寻思这件事,觉得大有蹊跷。便走到雷石柱身边,低低讲了几句话,然后回转身来说道:“有富,不要哭了,有什么难受处,你大胆说吧。”雷石柱也说道:“有富,咱们都是从小耍大的,谁还不知道谁的脾性!你有什么心事,有什么委屈,讲出来咱们大家商议。不要闷在肚里嘛!”康有富仍然没开口,只是个哭。老武、雷石柱死劝活劝,才劝得不哭了。一路上,雷石柱慢慢开导,康有富只是低着头不言语,一阵唉声叹气;一阵又咬牙切齿,象疯了的一样。
  回到康家寨的时候,晌午过了。村里的人,听说把抓去的人救回来了,一个个喜眉笑脸,跑来村口迎接;各家见了各家的人,不免落泪难受,亲热地问着说着,各自引回家去了。康有富是个独身汉,没有家小,桦林霸家他又不愿回去,雷石柱便把他引回自己家里。望春崖、桃花庄的民兵,也都由李村长安置到村公所院里,由张勤孝招呼休息吃饭。
  这天,桦林霸正在上窑里午睡,猛听街上的人一叠声乱嚷,掀开被子仔细一听,有人喊道:“抓去的民兵,都救回来啦!”桦林霸慌忙跑到大门上,从门缝里往外瞧,见街上人乱跑,被抓去的康明理、孟二楞、武二娃果然都回来了,看不见康有富在哪里。心中暗想:“是不是死了?要死了可就息心啦!”正想中间,只见雷石柱后面,有两个人扶着一个人过来,那人低着头,走到他家大门口时,朝门上狠狠盯了一眼。桦林霸定神一看,正是康有富。见他满脸怒气,两眼红红的,立时吓得出了一头冷汗。转身回到院里,用手摸着光溜光的脑门心,想道:“坏了!坏了!事情一定让人家知道了,不然雷石柱为什么跟着他?……康有富胆小,也许不敢说……”忽又想道:“不对!不对!康有富受了这么大害,就是今天不说,以后也会说的。雪地里埋不住死人呀!”越想越怕,好象脚底下踩着圪针一般,连跳带跑回到西窑里,一把拍醒康家败,又把老婆和媳妇叫来,把刚才的事,气慌嘴结的长一句,短一句,讲了一遍。小算盘吓得浑身象发疟子一样抖,一叠连声叫着:“妈妈呀,这可怎呀!”桦林霸揩了揩头上吓出来的汗水,说道:“事到如今,只有丢下你婆媳,我父子们逃条活命!有一天皇军打来,再团圆吧!”女人们听了,吓得大哭。小算盘拉住桦林霸的裤腿,边哭边说道:“你不能走呀!丢下我婆媳们可怎活呀?呜……”桦林霸用力挣,小算盘死抱住不放,桦林霸火透了,转身准备狠狠踢她几脚;一看,扯着裤腿的,不是老婆一个,两个媳妇也插上了手,也是不停地哭喊,流泪。
  桦林霸一时没了主意,全身一软便坐在了太师椅子上,急得光溜光的脑门心上,汗珠子好象雨点往下滚,眉头涌起高高一垄。
  康家败吓得脸成了铁青色,一声不响,摸着别在腰里的手枪,软瘫在地上。满屋里,只有小算盘的粗嗓,和着两个媳妇的细嗓,高一声,低一声,“咿儿哇儿”地哭嚎。
  雷石柱带着康有富回到家里,他老婆吴秀英见康有富回来了,亲热地一边招呼上炕,一边忙生火做饭,顺便问候了几句,康有富也没答理,跳上炕,迷迷痴痴翻了两下眼皮,便又抱住头放声大哭起来。雷石柱有点急了,蹲到康有富身边,扳着他的肩膀问道:“你老哭什么?心里有什么不舒服,说嘛!我刚才路上不是说了,给你想办法!你从前,也是个穷人,共产党来了,实行减租减息,帮助你赎回三垧地,你没吃的,农会借给你,新政权对你这么好,你还有什么话不该讲呢?这阵新政权就是咱们自己的呀!”吴秀英边烧火做饭;边插嘴说道:“讲吧,有富,你真把哑巴也能急的说了话!”康有富转了个身,仍是个哭。
  两个人正急得没办法,老武进来了,见康有富仍旧在哭,便把雷石柱叫出门外,小声问道:“问出什么了没有?”雷石柱皱着眉头,焦急地说:“没有!他老是哭,什么也不说!”老武接着又进了家里,跳上炕,和蔼地向康有富道:“有富,你老是哭,到底为了个啥?是我们对不住你,还是你做下对不住我们的事啦?是大事还是小事?你总得讲呀!”康有富突然不哭了,把头抬起看众人,眼睛红肿得象两颗胡桃。老武以为他是要讲了!盯住等了半天,见他仍然不讲。老武突然脸色一变,厉声说道:“康有富,你的问题,我们早就知道了!今天就看你说不说。你要是真正把心里的事都讲出来,还是好同志!你要不讲,有富,你自己盘算吧!”这么一说,康有富一下便跪下来,战战兢兢地说道:“指导员,我说了你们不会杀我吧?”老武笑道:“不怕!有什么话齐说,说出来只要决心改正,政府就能宽大你。”康有富这才把牙一咬,边哭边骂,把桦林霸、康顺风的特务活动,从头讲了一遍,老武们三个听着,气得脸色都变白了。
  听得康有富讲完,老武从炕上猛跳起来,把雷石柱拍了一把,说道:“你快去,把村公所院里吃饭的民兵,都集合起带来!”雷石柱走后,老武把背着的连枪一抽,“卡嚓”压上子弹,提在手里,匆匆出来,站在街门上。不多一阵,雷石柱把民兵们都带来了,老武走过去,压低嗓子说道:“同志们,我们发现了敌人的特务,现在就去抓!”这一说,民兵们的眼睛,都惊得睁了铜铃大,谁也没说话,跟着老武,很快就到了桦林霸家门口,把院子的前门后门都把守了。但见那两扇大门紧紧关着,民兵们都跑过去,用脚踢,用棍捅,用石头砸,闹的“唿隆”“冬隆”地乱响,但始终没有人来开门。
  桦林霸全家正在哭闹,猛听见大门擂鼓似的响起来;全家人一个个立时吓得丢魂落魄。桦林霸就象糖人见了火,软软的从椅子上出溜下来。小算盘和两个儿媳,吓得身子缩成一团,直往桌子下面钻;康家败两手拍着屁股乱跑乱转,直叫:“来了,来了,人家抓来了,这,这……”这时,桦林霸勉强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在窑里东一摸西一摸,把契约、账簿、和敌伪来往的信件,揣了一怀,好象个大肚女人似的,也不顾老婆、媳妇哭嚎,拉了康家败,拔腿就跑。
  他知道大门上一定被民兵围住了,出不去,走后门,后门锁着,向小算盘要钥匙,小算盘吓昏了,一会说钥匙在身上,一会又说在躺柜里,一会又说在抽屜里。桦林霸看看钥匙一时也难找到,便和康家败架起梯子,从墙上往出爬。桦林霸上了年纪,正爬上墙头,大门又“冬隆”一响,心一着怕,腿一软,身子往前一倾,一个狗吃屎便栽到墙外一块麻地里。嘴也跌破了,膝盖上也擦了一层皮,他咬着牙,忍着痛慢慢爬了起来,康家败跳下来扶着他,从麻林里钻出去,一拐一拐地向汉家山据点逃走了。

砍了三天三夜,桦林山上,只剩下些不能做枕木的小树了。为了防备敌人报复,干部就动员全村空舍清野,每天派民兵,到据点周围活动。转眼间已到旧历年关。康家寨虽经过敌人一年来的压榨,家家光景都不如以前了,可是三百六十天,好容易才熬到过年,又反掉了维持,得到解放,家家都是想尽办法籴米买面,割肉打酒,忙着准备过年。
  到了除夕这天,雷石柱沿门串了一趟,见家家都在蒸馍馍,扫院子,贴对联,忙忙碌碌,和日本人没来以前差不多。雷石柱每到一家,总要提醒大家说:“你们闹成这样,要是敌人出来扰一下可就要吃亏哩!”人们都是摇着头说:“没事,敌人也过年呀,保险不会来!”有些民兵,叫去放哨,也推推辞辞地说:“过年用不着放,叫民兵们也休息休息吧!”雷石柱看到这个光景,虽然不大舒服,但他也暗暗想:“一年三百六十天,就过的一个年,听说外国人是过阳历年,可是他们来到中国,也许要过一下老百姓这旧历年哩!”这么想着,刚才的一点担心,也就没有了。
  回到家里,老婆吴秀英正在糊灯笼,不太高兴地说:“天天忙,夜夜忙,一年三百六十天,腊月三十日你都忙得不能给家里做点活,你看院也没扫,火塔子也没垒;我长上四只手也做不完呀!”雷石柱笑了笑,便找了把扫帚把院扫过,拿箩头提出一箩头炭,蹲在当院垒火塔子——把炭块堆积成塔的形状。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  原来这里过旧年的风俗,初一天不明就起来,首先得把当院的火塔子点着。因此这个火塔子一定要在除夕的白天垒好才行。
  雷石柱正垒中间,马保儿从大门外进来,笑着说:“分队长也忙着过年啦!”递给雷石柱一封信又说:“我爹到靠山堡送我姐姐,碰见老武,给你捎来个信。”雷石柱拆开一看,忽然眉头圪皱起来,马保儿见雷石柱的神色不对,便有点担惊,小声问道:“信上说什么?又出了啥事啦!”雷石柱随口“嗯”了两声,便回家披了件衣裳,出来对马保儿说:“你先去,把各代表召集来,告诉张勤孝叫把农会小组长们召集来,都到祠堂院里,老武来了信,我给大家说一说!”说罢便从大门出去了。马保儿也摸不着又出了什么事,看雷石柱的样子,一定很紧急,因此也就慌忙到村里叫人。
  雷石柱出来,先把民兵们召集到一块,说:“老武刚才来了个信,说敌人今年在康家寨吃了大亏,趁过年说不定会来报复,叫咱民兵特别下点辛苦,提高警惕,以免老百姓受了损失!”随即把信掏出来,又叫康明理念了一遍。
  刚念完信,张有义就噘起嘴说:“哼!老百姓过年,民兵不能不过年呀?放哨可以,年初一这顿羊肉饺子可不能叫误了!”马保儿听见张有义开口先说吃,就有几分冲了他的犟脾气,便反驳道:“成天就是说吃,我们村里成立起民兵,是为了保护老百姓嘛!咱们吃点苦没关系,总不能叫全村人有个差错。今夜岗哨更要加紧哩!”张有义回嘴道:“你不说吃,是不是?初一给你吃糠面窝窝头你高兴!”康有富说:“依我看没事情。我们打的敌人出也不敢出来了,怕啥?安心睡觉吧,敌人也过年哩!”这时孟二楞飞起眉,跳起来说道:“敌人报仇还管你过年不过年?又不是娶媳妇嫁闺女,要挑黄道吉日。要是敌人来了,哼!过年?我看过周年吧!没人放哨我一个人去。”李有红也从炕上坐起来说:“我也去!”张有义说:“你去和不去一样!”李有红问道:“怎么一样?”张有义说:“你那瞌睡大王,敌人来也不知道,还不是和不去一样!”
  讨论了半天,最后意见一致了,都说要加强岗哨,保护全村过大年。决定在离据点五里路的牛尾巴梁上放班哨。雷石柱马上就把民兵分成两班。第一班雷石柱、李有红、马保儿等五人,其余的算第二班,后半夜替换。
  第一班的民兵,都带上武器穿上皮袄走了。雷石柱忙又来到祠堂院,见干部们都到了,便把老武的来信说了一遍,众人商量了一番,张勤孝、周毛旦几个干部,便分头去动员群众,叫家家把牛驴牲畜寄到村外,铺盖吃食都收拾妥当,一听见打手榴弹,就往村西炭窑里躲。有的人家听了干部们的话,马上就收拾东西,往山沟里送牛羊空舍清野;有的人家却私下里说:“嗨!真是脱了裤子放屁:找麻烦咧!有民兵保卫,万无一失。再说十冬腊月滴水成冰,牲口寄到村外,又没棚又没圈,冻死谁赔呀?”因此虽经一番动员,多数人抱有侥幸心,只有少数人家,把牲口寄到村外了。
  桦林霸这天早晨接到敌人的一封信,说夜里要来“扫荡”,叫他把民兵想法拉住,不要放哨,事情办好了赏他一千块钱。
  到下午,桦林霸见雷石柱把康有富叫去开会,心中便紧了一下,不由得愁闷起来。双手摸着光溜光的脑门心,在地上乱转圈圈。
  过了一阵,康有富开会回来了。桦林霸赶快叫到面前,手摸着焦黄胡子亲热地问道:“有富,你跟民兵们开什么会呢?”康有富吱吱哼哼地说:“布置叫今黑夜站岗放哨哩!后半夜的一班就有我。这闹的连个年都不能在家里过!”桦林霸一听说加强岗哨,立刻惊得眼瞪了挺大。又听到有富说后半夜一班有他,脸上才泛起点喜色,翘起个大拇指,在康有富脸前摇摇晃晃地说:“嗨,你们民兵,实在辛苦啦!为了老百姓,过大年都还要放哨,忍饥受冻,担惊受怕,这都是为了全村人安生呀,真叫我们过意不去!”说着,显出几分感激的神态,低着头,把光溜光的脑门心,一把一把不断地摸。半天,声调更亲热地对康有富说:“有富,你看你在我这里做活,做的实在不错,今年过年,我本想掌柜伙计,坐到一垯喝几盅,可是你们民兵的公事更重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看这样吧——”桦林霸笑着露出一排黄牙齿,转身对里间里的老婆说道:“今黑夜,炒上一斤肉,倒上二斤陈酒,给有富带上。”
  小算盘正和儿媳们坐在里间房炕上包饺子,听了这话,把脸一板,向外叫道:“把你个老糊涂虫,东西是钱换来的,又不是土块,把你个老不……”她正想如往日似的又痛骂一顿,忽然想到过年不能说不吉利话,便把嘴闭住了。这时桦林霸从外间进来,赶快给小算盘示了几个眼色,低低说了几句,小算盘便挺机灵地随口答道:“可真是,有富这娃娃不错,你看年不能在一块过,那就黑夜带上些酒菜吧!”康有富听见小算盘也说开了,便很感激地说:“不用麻烦啦,要有的话,带上壶酒挡一挡寒也就够啦!”桦林霸把头一偏说:“说是说,带上一壶酒,还能光你一个人喝呀,再说和你一块放哨的民兵们,为了全村人辛苦一场,拿去叫大家都喝上一盅,就当作我姓康的对抗日救国的一点小心意。”小算盘也插嘴道:“婶子把肉给你们炒的香香的,吃吃婶子这手味!”康有富一听,也觉得说的是理,其实他根本也想不到这里边会有什么阴谋,当下便高兴地答应了。
  半夜,第二班民兵开始换哨。康有富起来,进厨房里拿上酒肉出来,民兵都已走了,康有富随后飞也似的赶到牛尾巴梁上,把桦林霸慰劳的意思,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孟二楞一把拦住说:“这狗杂种不会放上砒霜吧?”康有富说:“看你,不要把人家的好心当作喂猫食!我看这老家伙倒有点转变了!”康有富还没说完,张有义早把酒瓶子端起喝了一口说:“喝吧,喝了是五八,不喝是四十,送来就喝!该斗争他,照样!”接着“咕嘟咕嘟”又喝了几口,其他的民兵正冻的没法招架,见了酒肉,不管三七二十一,凑到一堆吃喝开了。过了半个时辰,孟二楞突然惊叫道:“啊呀!坏了,看村子那边是怎啦?”众人急忙回头一看,见村子里冒起火光,照得两面山上通红。康有富说:“嗨!今天过年啦,谁家院里能不摆塔塔火?我出村时,见有些人家已经点着了。”于是又放心的你一口我一口地喝起来。
  大家喝酒闲谈,谁也忘记放游动哨了。就在这个时候,汉家山的敌人,已经从沟底下摸过来。这股敌人,不骑马不带炮,不咳嗽不吐痰,穿的都是软底鞋,一路上轻脚轻手,直摸到康家寨背后的山坡上,便都趴下了。带队的猪头小队长,这时站起来,向村里一望,见家家院里烧着一堆炭火,全村子安安静静。等了大半天也没有一点响声,马上便把四十个伪军分成四路,把村子包围起来。他亲自带着三十个日军冲进村里,见门就进,见人就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