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知县断父子案

某日,赵知县升堂,堂下的原告、被告竟是一对父子。
  老头子说:“大人,我告那件逆不孝之子,您瞧我,瘦得皮包骨头,是因为他从不给我吃饱喝足,望大人给我作主啊!”说完老泪纵横。
  赵知县一拍惊堂木,怒指年轻人:“呔,不孝之子,为何忘却养育之恩?”
  年轻人结结巴巴地说:“大、大人,冤枉,冤枉啊!小的给父亲的赡养费,一向分文不敢少啊!”老头子一口否定。年轻人又连呼冤枉不止。
  赵知县问了半天,判决不下。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叫差役取来两串铜钱,每串有一百枚,“铛啷”一声抛在地上,说:“好了好了,时间不早,每人拿一串去,吃饱了饭再来。”
  饭后,赵知县重新升堂。他问擦着油嘴的老头说:“这回吃饱喝足了吧?”
  老头子磕头说:“多谢青天大老爷,小人吃饱喝足了,一百铜钱也用光了。”
  年轻人却双手捧着八十多个铜钱说:“谢大人,小的也吃饱了,只花了十几铜钱,余下的还给大人。”
  赵知县一听,吩咐差役道:“快给我把老头子拿下,重打四十大板!”
  老头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发抖他说:“大人大人,何故要责打小民?”
  赵知县满脸怒气:“你一顿要花一百个铜钱,你儿子是个种田的,哪有那么多钱任你挥霍呢?你连亲主儿子都要诬告,如何打你不得?”
  老头子连连磕头求饶。儿子也为他说情。赵知县哪里肯听,连声喊打。
  差役们蜂拥而上,按住了老头子,棍棒高高地举起,眼看要落下去。年轻人见了急得大哭起来,说:“青天大人,我父亲年老体弱,如何经受得起四十大板?
  小儿愿代父受打!”说完匍匐在地上。
  赵知县这才叫差役放开老头子,笑着问他:“看你儿子孝还是不孝?”
  老头子连声说:“孝,孝,下次再也不胡告了。”
  从此,父子和睦,合家欢乐。 

  某日,赵知县升堂,堂下的原告、被告竟是一对父子。

  老头子说:“大人,我告那件逆不孝之子,您瞧我,瘦得皮包骨头,是因为他从不给我吃饱喝足,望大人给我作主啊!”说完老泪纵横。

  赵知县一拍惊堂木,怒指年轻人:“呔,不孝之子,为何忘却养育之恩?”

  年轻人结结巴巴地说:“大、大人,冤枉,冤枉啊!小的给父亲的赡养费,一向分文不敢少啊!”老头子一口否定。年轻人又连呼冤枉不止。

  赵知县问了半天,判决不下。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叫差役取来两串铜钱,每串有一百枚,“铛啷”一声抛在地上,说:“好了好了,时间不早,每人拿一串去,吃饱了饭再来。”

  饭后,赵知县重新升堂。他问擦着油嘴的老头说:“这回吃饱喝足了吧?”

  老头子磕头说:“多谢青天大老爷,小人吃饱喝足了,一百铜钱也用光了。”

  年轻人却双手捧着八十多个铜钱说:“谢大人,小的也吃饱了,只花了十几铜钱,余下的还给大人。”

  赵知县一听,吩咐差役道:“快给我把老头子拿下,重打四十大板!”

  老头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发抖他说:“大人大人,何故要责打小民?”

  赵知县满脸怒气:“你一顿要花一百个铜钱,你儿子是个种田的,哪有那么多钱任你挥霍呢?你连亲主儿子都要诬告,如何打你不得?”

  老头子连连磕头求饶。儿子也为他说情。赵知县哪里肯听,连声喊打。

  差役们蜂拥而上,按住了老头子,棍棒高高地举起,眼看要落下去。年轻人见了急得大哭起来,说:“青天大人,我父亲年老体弱,如何经受得起四十大板?

  小儿愿代父受打!”说完匍匐在地上。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  赵知县这才叫差役放开老头子,笑着问他:“看你儿子孝还是不孝?”

  老头子连声说:“孝,孝,下次再也不胡告了。”

  从此,父子和睦,合家欢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