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周原考古发现2700年前,周原遗址发现

考古人员2015年度在“三代考古”的重要遗址区——陕西省周原遗址发掘的4座2700年前贵族墓仍收获颇丰,其中青铜铭文似明确指出了“姬生母”的墓主人当为贵族,这对于研究周原都邑性聚落的内涵等具有重要意义。

2天前周原遗址因其重要考古发现的学术价值成功入选2015年度全国六项考古新发现。昨日,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去年考古人员在周原遗址内发现了自然水系与人工水系共同构成的西周水网系统。

周原遗址是周人的主要发祥地。基于对周原都邑性聚落的理解,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三家单位组成的周原考古队,2015年3月-12月对与水网系统有关的池渠遗迹进行了重点勘探和发掘,同时还对贺家北区域的墓地及城墙进行了清理发掘。

入选去年全国六项考古新发现

主持考古工作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表示,在2014年铜车马发掘点南边50米处的“居址—墓葬区”,考古人员发掘揭露了4座西周晚期墓葬,发现都曾遭到过严重的盗扰破坏。其中M30为东西向,二层台处墓室长4.3、宽3米,距地表深6.6米。其墓室内发现有3个盗洞,其中西侧盗洞口部为不规整圆形,最大径约2米,在墓室底部变成近长方形,南北长2.5、宽1.1米,在盗洞中散见有:兽面铜泡、节约、蚌鱼、玉圭残片、菱形石坠、方形玉饰件及贝等随葬品。在紧邻盗洞的西边二层台面上发现了未经扰动,摆放整齐的随葬品,主要包括青铜器、陶器和漆器共计14件。其中陶器有豆2件、簋2件、鬲1件、罐2件;1件漆器保存状况较差,器形难辨。

永利游戏,2015年3至12月,考古专家对周原遗址与水网系统有关的池渠遗迹进行了重点勘探和发掘。经过对67万平方米的重点勘探和108万平方米抽样勘探后,考古人员新发现大淤土遗迹1处、人工沟渠11条。为确定这些遗迹的形制与走向、使用和废弃年代,以及内部堆积性状等基本信息,考古人员对大淤土遗迹和4条人工沟渠遗迹进行了解剖发掘。

让人兴奋的是,此墓出土了青铜鼎4件,青铜盨2件。其中编号为1、2的两件立耳鼎大小虽别,但形制、纹饰一致;2号鼎铭文为“姬生母作尊鼎,其万年,子子孙孙永保用。”1号鼎铭文受铜锈影响未能完全识别,但可辨文字及其布局与2号相同,因此二者可能同铭。两件附耳鼎与两件铜盨均形制、大小、纹饰一致,应各自成套。

据此次考古领队,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介绍大淤土遗迹位于遗址核心区的西北部,长约2200米,最宽处逾500米,平均宽度约300米,总面积约66万平方米。中央淤土最深,四周较浅,初步推断为周原遗址西周时期的池塘类遗存。

王占奎表示,在1、2、4号铜鼎内均有幼猪前腿或后腿骨,3号鼎内则是鱼骨;两件铜盨内也发现有谷物类遗存,颗粒状明显。铭文显示,该墓主可能是一位名为“生母”的姬姓女子。总体看来,这4座年代基本一致、规模接近的墓葬集中分布,表明该区域应为西周晚期一处中低级贵族墓地。

结合2009、2011、2013年周原遗址内池渠遗存的考古成果,考古人员推测,目前已经可以初步认为周原遗址内存在着自然水系与人工水系、蓄水池与引水渠、干渠与支渠等不同层次的水系遗存,它们共同构成了周原遗址的水网系统。

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5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北京举行,周原考古因其“水网系统”及墓葬考古的重要发现成为2015年度全国六大考古新发现之一。(来源:新华网)

而该水网系统的发现与确认,进一步强化了以往所发现的诸多重要遗迹之间的有机联系,加深了以往对周原遗址聚落扩张过程与水源关系的认识。这些发现也为了解周原遗址内部的不同功能区的分布提供了新的视角,有助于考古人员从整体布局上对一些重要遗迹的性质进行新的思考。更重要的是,周原遗址的水网系统与丰镐遗址的“昆明池”等池渠一起填补了周代都邑性遗址给水(池苑)系统的空白,为探寻聚落结构在田野考古中提供了一条新途径。

发现装有猪骨和鱼骨的青铜鼎

此次,考古人员还在周原遗址2014年铜车马发掘点南边50米处的“居址—墓葬区”,发掘了4座西周晚期墓葬,遗憾的是这些墓葬都曾遭到过严重的盗扰破坏。

据王占奎介绍,这几座墓葬中,有一座东西向的墓葬,考古人员在墓室内发现有3个盗洞,盗洞中散见有兽面铜泡、蚌鱼、玉圭残片、菱形石坠、方形玉饰件及贝等随葬品。在紧邻盗洞的西边二层台面上发现了未经扰动、摆放整齐的随葬品。这14件随葬品包括青铜器、陶器和漆器。其中有2件陶豆、2件陶簋、2件陶罐和1件陶鬲;1件漆器保存状况较差,器形已经难以分辨。青铜器有鼎4件,盨2件。

值得注意的是,专家们在两件大小不一的立耳鼎上发现了一样的形制和纹饰,其中一个鼎上还有可以辨认的铭文。另外还有2件附耳鼎与2件铜盨,这些青铜器按照种类呈现出一样的形制、大小和纹饰,专家推测当时它们应该各自成套。更为惊喜的是,考古人员在3个铜鼎内还发现了幼猪前腿或后腿骨,1个鼎内则发现了鱼骨,2件铜盨内还存有颗粒状明显的谷物类遗存。

经专家辨认,鼎上的铭文内容为“姬生母作尊鼎,其万年,子子孙孙永保用。”因此该墓主可能是一位名为“生母”的姬姓女子。王占奎表示4座年代基本一致,规模接近的墓葬集中分布,说明该区域应为西周晚期一处中低级贵族墓地。

2015年度周原遗址的考古工作,进一步了解了周原遗址的聚落结构和功能分区,对周原都邑性聚落整体布局的认识是时隔多年后周原遗址取得的重大考古发现。(来源:西安晚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