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二世,李敖之子李戡否认欲做韩寒第二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 3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 1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 27月底,台北,李戡举行新书发表会。 CFP永利游戏网站官网 3李敖说,儿子李戡对自己颇为尊敬。 CFP

7月6日,李戡、李敖在《文茜与我们的人生故事》的录制现场

不念台大念北大,应该算办得挺漂亮的。台湾民进党以前阻挡立法,不让开放大陆学生来台湾念书,我想给他们一个观感,就是台湾的好学生拼了命地想要出去。

  他视台湾的教育如“臭狗屎”,出了一本书专门对台湾的历史教科书进行“戡乱”。他放弃报读台大,转身拥抱北京大学。有人形容他是台湾的韩寒,但他回应说,我是李敖的儿子,做什么韩寒第二?这名血统上继承了李敖基因的少年,能成为学术与声名上的“李敖二世”吗?

我写书都是为了大事情,我都是写非常正经的事情,我不会自己惹麻烦,去闹到天翻地覆。

  李戡

在中国文学这方面,我大部分时间在读我父亲的书,他书太多,我读都还读不完。

永利游戏网站官网,  李敖与现任太太王小屯之子,1992年8月3日生。今年以优异成绩被北大经济学院录取,因放弃台湾大学而择北大,成为公众人物。7月底出版处女作《李戡戡乱记》,痛批台湾历史教科书。

李戡,台湾作家李敖17岁的儿子,9月即将报到的北大新生。

  李戡,这名17岁少年,因高调报考北京大学而成了新闻人物,这源于他的一个特别身份——李敖的儿子。显然,在父亲的光环下他才得以被世人关注。

今年6月,大陆首次根据台湾“学测”成绩免试录取台湾高中毕业生,而李戡以优异成绩被北大经济学院录取,成为北大13名台湾新生之一。他在“七七事变”纪念日当天,高调宣布自己弃台湾大学而就学北大,成为公众人物。

  最近李戡出了一本批评历史课本错误的书,矛头指向民进党执政时期,“教育部长”杜正胜任意歪曲、曲解中学历史教科书,以政治介入教育,对历史课本进行洗脑性的修改,并且以“异族的角度写历史”,让所有中学生混淆是非。李戡多次出入台湾“国立编译馆”,对自己刚刚扔掉的历史教科书,进行多次证伪,书取名为《李戡戡乱记》。

7月底,他再次成为新闻焦点。在父亲李敖和“干妈”、电视名嘴陈文茜的共同加持下,他频频露面陆港台三地各类媒体,并在“李敖二世”的海报前召开新书发表会,推荐自己的处女作《李戡戡乱记》。

  台湾“大姐大”陈文茜评价说,李戡的“‘戡乱记’,一刀砍断台湾教科书想在他的脑袋里塞进的垃圾,再一刀砍断整个岛屿想包围他的窒息窝囊,‘戡乱记’成了他‘与成长之地的诀别书’”,“我的17岁比李戡滑头,也因此没有他的成就。他那么愤怒,因而产生了力量,宣告自己高中三年没白念,要以扎实的功夫找证据,并向世人证明‘杜正胜’们太可恶。”

《李戡戡乱记》将炮火指向台湾民进党执政时期,以政治力介入教育,对历史课本进行“天差地别”的修改。李戡出入编译馆,对自己刚刚扔掉的历史教科书,进行多番证伪。他坚持:“台湾史是中国史的一部分。”而这本书也将在大陆出版。

  虽然他还未满18周岁,但已继承了父亲的狂狷之气。他说,以前在中学时代,他在同侪之间就被当成一个大异类,他觉得很多想法和同龄人无法沟通交流。当然他也看不起那些“被教科书洗脑而价值观错乱”的同学。高中毕业后,他决定放弃台湾的高校,拥抱大陆的北京大学。不过,对于拥有万千粉丝的大陆青年韩寒,李戡也瞧不上眼,“韩寒算老几啊?他连大学都考不上。”

作为“李敖二世”,李戡的成长轨迹,留下了父亲诸多印记。

  李敖的好朋友郭冠英,这位曾经以“范兰钦”为笔名在台湾发表统一言论而被开除职位的人,总是陪在李戡身边。而每次当李戡被记者问到关于对台湾的不满情绪时,李戡也总是以郭冠英的实际经历作例子,借此说明台湾的虚假民主让他多么嗤之以鼻。

2005年,李敖踏上“神州文化之旅”,并在北大、复旦大学公开演讲,12岁的李戡,首次跟随父亲参加如此隆重的公开活动。他表示因此更加崇拜父亲,也因此对北大有好感:“这次来北京看到大家迎接爸爸的阵仗这么大,觉得爸爸真勇敢,很伟大,文章也写得好,对我也很好,很佩服爸爸。”

  李敖在陪儿子上节目推销《李戡戡乱记》一书的时候说:现在,我是李戡的父亲——李敖。言外之意,父以子贵,而不是子以父贵。

李敖说,“我是反叛大王,儿子虽然正值青春期,不仅没有反叛我,反而对我多了点尊敬。”2008年,父子俩还在网易联手开博,名为“李敖李戡,双双落网”。这个为奥运而开的博客中,李戡的一篇评论《美国人给我闭嘴》在网络世界流传甚广。

  李敖曾描述自己的一生:“一个正确的人,活在错误的地方。”并且无比感慨写下伤逝的句子:“如今那复沧海日,钟声无恙我将归。”今年已经75岁的他,望着和自己整整相差57岁的儿子即将踏上他的未归之地,他满心骄傲和感慨,并在挚友陈文茜的节目里高声向北大女生们宣告:“李戡来了!”

“李戡现象”最近在台湾媒体引发热议,在7月26日的台北新书发表会上,李戡不得不面对比他大一两个世代的记者们提出的各种刁钻问题。而他表示,选择北大的重要原因是他觉得“台湾太小了”,希望能去北京开阔自己的视野,也希望能为两岸文教交流搭建桥梁。

  李戡是李敖与现任太太王小屯所生。李王年龄相差30岁,李戡出生时,李敖已年过半百,不过,即使李敖说过这个孩子因为和他整整相差57年,光代沟就有好几条,但熟悉李敖的朋友都说,李敖总是把孩子当成孙子一样地疼爱。未满18岁的李戡,我们可以轻易地从他身上看见父亲李敖带给他的影响。他的批判精神、思想见解、用句遣词,处处可见李敖的影子。对于台湾的缺点,李戡毫不包容,并且和父亲一样,用“臭狗屎”来形容台湾的教育和台独氛围。直言不讳地宣称:自己再也不愿意和臭狗屎为伍了。文词犀利呛辣,颇有乃父之风。

新书发表会次日,李戡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最具“李敖二世”风范的是,他没有中学生面对成年人的青涩,甚至有些不苟言笑;他直截了当地提醒记者注意访问的时间;他答的第一句话是:“我们现在算正式开始访问了吗?”

  李戡也坦言,自己阅读的课外书,全是父亲的作品,间或阅读一些父亲推荐的世界文学名著。所以,李戡的思想、世界观、批判性,基本上是由父亲李敖启蒙和建立起来的。

他们是叛乱团体啊,“教育部”还跟他们谈判!

  五年前李敖的神州之行,受到高规格的待遇,相继在中国第一流的学府北大、清华、复旦演讲,并且场场爆满,李戡一路上看见父亲演讲完之后众多热情粉丝和读者围住父亲坐的车子并且热切拍打着车窗玻璃的景象。父亲在群众中这样高高在上受人欢迎、尊重的画面,在当年年仅12岁的李戡心里,无疑是深受震动的,那时就让李戡在内心深处里觉得父亲实在很了不起。神州之行,使得父亲在他心里的位置更加高大、坚不可摧。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你的新书会在大陆出版吗?

  李戡在即将迈入18岁之际,作出了他人生的第一项重大决定——放弃台大,选择北大,是不是与父亲经历留给他的印象有关呢?

李戡:是的,大陆这边是由北京三联书店发行。大概9月份的时候会面市。

  有人认为李戡小小年纪已学会了“政治投机”,也有人说李戡其实“很傻很天真”,对大陆包括大陆的教育体制并不了解。更有人相信在未来的时间里,李戡在经历了北大的洗礼之后,或会再出另外一本抒发对大陆教学不满的“戡乱记”。

南都:两岸出书的程序有没有不一样?

  “觉得我爸挺了不起”

李戡:还好吧。只是大陆又多补充了一些东西,作了一些注释,内容没有更动。

  南都周刊:外界都对你父亲犀利和狂放不羁的风格印象深刻。你觉得父亲给你的成长经历所带来的影响是什么?

南都:你对历史的看法,受爸爸有多大的影响?

  李戡: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思考模式,还有我爸会教给我看问题实事求是的精神。他教导我教科书应付一下就可以了,他叫我多读文学作品,例如读他的著作或是一些世界文学名著,不要把眼光放在台湾这边。比方说俄国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我在历史方面也受他影响,他思考批判的模式,我多少都受到一些影响。

李戡:我在书里面也有谈到,台湾的教育是非常失败的,它把中国文言文的比重减低了。台湾炒作“台湾文学”,把三流的文章都收录了一遍,而外国文学较多的是生态作家,从来不讲外国文学有什么代表作。父亲叫我在文学方面多接触一些世界文学作品,不要把眼光放在台湾这边。他会推荐我看一些世界名著,比方说俄国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我在历史方面也受他影响,他的求实精神,他思考批判的模式,我多少都受到一些影响。

  南都周刊:我看过你和父亲一起上过陈文茜的节目,你父亲在你面前给人的感觉非常慈祥,和平时观众印象里的李敖不一样,我们在电视前看见他很柔软的那一部分。看了他在你书里写的序,他说从小他采取的就是放任的方式?

南都:对于历史教科书的批判,老师和同学跟你的想法有交集么?

  李戡:我父亲很少管我和妹妹。基本上一周只会在家两天,剩下的时间他都在阳明山的书房里面做自己的事情,写书什么的。他也几乎不过问我功课的事情,只有在联考要升大学的时候他才会说:“你至少要考上台大吧!”

李戡:没有交集。课堂上老师在上面讲,我却不会认真听,我知道老师即使知道这些事情,他们也是交差了事;台湾的学生大多数都很爱玩,他们也不管教科书的内容是对是错,念完就行了。

  南都周刊:从小到大,你父亲是你的偶像吗?

很多台湾人在讲风凉话,说就是因为台湾的环境,所以你才敢打着爸爸的旗号这么嚣张。我也懒得去争辩。

  李戡:是有受到他很多的影响啦!但我也没什么偶像啊。2005年那时候陪我爸来大陆,看他在北大和复旦大学演讲的时候,那时候觉得我爸挺了不起的。

很多人都误以为我的书在谈教育体制的问题,其实我不是在谈体制,我谈的全部是教科书的内容。因为教科书的内容(如错误)是最恐怖的、影响深远的,比较而言,制度的危害是短期的,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制度怎么样,因为所有人跟你一起适用于同一套制度。但是教科书内容有很大问题,台湾用脱离事实的角度去写历史,篡改史实,把中国的历史渊源全盘否定。我做的其实是导正的工作。

  南都周刊:选择去北大念书,有父亲的希望在里面吗?

南都:“去中国化”是民进党。国民党已经上台两年多了,你觉得教科书有改变么?

  李戡: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吧,我本来就比较喜欢大陆。而且经济专业本来就是我想念的科系,我的兴趣。

李戡:坦白讲,他们(国民党)在这上面尽到的力量太少了。现在的“教育部长”还跟“台独分子”谈判,南社、北社(独派社团)他们是叛乱团体啊,“教育部”还跟他们谈判!

  南都周刊:对于你到大陆念书这件事,你父亲的朋友郭冠英有什么看法吗?

南都:是就课本内容跟他们谈判吗?

  李戡:他也非常支持我啊,因为他也看不起台湾搞台独的这些人。

李戡:当前他们在争辩中国史的比重。

  “我相信北大是最强最好的”

现在台湾高中生必修历史科目有四册,一册台湾史,世界史两册,中国史就剩一册。很多人反映,中国史一册根本教不完,从先秦时代教到1949年,5000多年的历史你把它压缩在一册,这个是很荒谬的。老师也烦,教不完,教了也白教。现在马英九他们也说要把中国史改成1.5册,世界史1.5册,加起来三册,台湾史凭什么可以霸占一册?中国史本来就应该占两册,台湾史就只能算一个章节;他们不应该把世界史的比重抹去给中国史用。这个(中国史占两册)他们当然不敢改,他们做了也不用选(选举)了。他们都是为了选票,把之前的一些信念完全抛弃。

  南都周刊:到大陆念书是你从上高中开始就有的想法吗?

我不是为反叛而反叛,我是为了真理在努力

  李戡:当时就有作为一个选项考虑。我也梦想过去美国最著名的学校就读,但是后来又觉得我根本不需要到美国那种地方,到中国大陆就好了。我爸本来就讨厌美国人,我也讨厌美国人。如果我去美国的话,我父亲也会反对我拿美国绿卡。其实我也看不起台湾很多人,当然现在大陆也有这样的人,就是拼了老命去美国生小孩。所以我想我唯一能选的就是大陆吧!北大对于我来说是最合适的地方。

南都:除了历史科目,你对台湾的教育还有什么意见?

  南都周刊:你是否考虑过,如果台湾的政府不敢开放承认大陆学历,你觉得这对你未来的发展会有影响吗?还是你就计划以后留在大陆,回归祖国了?

李戡:除了历史,我书里还提到台湾有个科目叫做《公民与社会》。他们喊着台湾要“加入联合国”,推动“外交”,我就狠狠拎出来嘲笑了一顿。台湾“入联”和“返联”都是很荒谬,我也做了一个很好笑的对比,1971年,国民党“退出联合国”,当时是撂下狠话;现在,又说什么台湾“加入联合国”、“重返联合国”,摇尾乞怜。这也是我的书的一个特色,过去几十年来他们对历史解释的变动,不同时期的解释方法,都开创了一个很扭曲的史观,这个过程,我把他展示出来。

  李戡:台湾政府承不承认大陆学历对我来说不构成什么影响啊!有些到大陆念书的台湾学生担心到大陆念完书回来之后,文凭变成一张白纸。可是问题是我不一样啊,我根本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我又不回来台湾,台湾政府承不承认大陆学历根本不关我的事!世界各个地方都承认中国大陆学历,也就台湾不承认。

南都:你有没有想过做些什么去改变这个状况?

  南都周刊:你在给北大的申请书上说,你家族很多人都念过北大,你父亲以没念北大为憾。但是,你或者你父亲是否有想过,后来的北大,和你亲戚当年念的北大,其实有很大的不同?

李戡:不念台大念北大,应该算办得挺漂亮的。台湾民进党以前阻挡立法,不让开放大陆学生来台湾念书,现在突然台湾有13个人跑去北大。我想给他们一个观感,就是台湾的好学生拼了命地想要出去,对于他们多少有一些正面的作用。

  李戡:我没有考虑过这些,北大在以前是第一名,现在也是第一名,即使是整个大环境变了,我相信北大依然是最强最好的。而且以学生的水平来说,我相信北大学生也是超过台大的。所以我相信整体来说还是好的。

南都:如果发现北大教科书也有看不惯的地方,会不会写类似的书?

  南都周刊:如果你发现,北大的校风并不如你预期的那样,当你感觉失望了,你会如何调试?

李戡:去北大的话,我不会了。而且我是念经济的。我既然自愿选择了那里(北大),我会多看、多听,用不着去批评。

  李戡:我想,我学的经济学专业也不需要什么学术自由吧?经济就是个很单纯的学科。台大这边也很黑暗啊,很多教授都是“台独”的。那些主张“台独”的教授可以占据一个系,然后打压学生。所以我不会去考虑学术自由的问题。拿郭冠英的例子来说好了,他在台湾谈统一,马上就被开除了。我不稀罕台湾的学术自由,我觉得那都是假的。大陆那边,我想大陆应该比台湾还不一样,而且我是学经济的,我不是学政治的,所以我也不需要什么学术自由,我不在乎啊!像我念的高中也很自由啊!可是我根本不需要这种自由,这种自由就只是所谓的染头发、烫头发,穿耳洞、穿鼻环。

台湾的中等教育我已经彻底失望了。我不要再给台湾任何机会了。我写《戡乱记》完全是因为民进党他们先闯了祸的,刚好让我发挥了一些影响力,让更多学生、老师、社会人士,了解台湾教育状况。但不能说因为我做了这个,就把我换上反叛的旗号——严格讲起来,我是正义的那一方,其实我根本不带有反叛成分。反叛的人是民进党,他们把史实扭曲,我们是站在正统法理这一面,把他们扭曲的小动作全部给揭发出来。

  南都周刊:我这里说的自由不是指这些,而是,比如言论自由。

南都:你觉得自己看起来叛逆的动作,其实是正统的立场?

  李戡:我知道,但我不相信北大的言论自由会差到什么地步。而且,我也不是去北大发表什么言论的,我是去那边上课、学习的,所以我觉得这些对我来说无所谓吧!看情况再说吧!我也不晓得,到时候再看怎么拿捏吧!

李戡:对。台湾的环境,你有这样的作为就是反叛了。假设是一位老教授说(我这样)的话,大家就不会说他反叛;因为我年纪比较轻,别人的第一看法就是反叛。我不是为反叛而反叛的,我是为了真理在努力。我无所谓,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只相信做的是对得起中国,对得起历史的事,这就足够了。

  南都周刊:你这本书《李戡戡乱记》,主要是痛批和纠正台湾历史教科书的错误。大陆有个中学历史老师袁腾飞,也在批评大陆历史教科书,你有没有听过这个人?

想深入研究经济,文史无法超越父亲

  李戡:我没有听过这个人。但我想大陆的历史教科书即使有错误也只是近代史之后有错误吧!不会像台湾的历史教科书,根本就像是日本人写的。我根本读不下去。

南都:大家都猜你会读中文或者历史,为什么选择了经济学院?

  “他们肯定不了解台湾”

李戡:我真正想深入研究的是经济——我对投资很感兴趣。我觉得接下来中国将是世界经济龙头,在北京学一点经济,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文史的话,我也很喜欢;这多少受我爸的影响,但我再怎么做已经超越不了他了。

  南都周刊:你了解大陆大学的学制吗?

南都:你对北大的了解主要是通过什么渠道?北大有没有什么教授让你很期待去求教?

  李戡:我对大陆大学的了解,主要来自学生手册,就是学校发的学生手册。

李戡:大概5年前,我到北京参观,也多少知道北大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好大学;其实对校内的印象没有特别强烈,我知道北京出了很多名人,像陈独秀、鲁迅、茅盾等等,我很喜欢大陆这些人,这些文化。台湾现在文化很乱,文学也是乱七八糟,所以我想换一个环境,我也很向往北京。

  南都周刊:很多人觉得你不是很了解大陆。

今年5月钢琴家殷承宗老师来台北,我去听了两场《黄河》,很感动。我很想去壶口瀑布那边看一看,有很多风景台湾是见不到的,台湾只有一座玉山,所以这些东西也间接促使了我想去大陆念书。去大陆念书首选就是跟我家族渊源最深远的北京大学。对了,我今天上午去看了我爷爷的灵骨塔,他毕业于北京大学。

  李戡:我想这么说的人,他们肯定也不了解台湾。他们觉得我把大陆想象得太美好了,但是同时他们也一样把台湾想象得太好了。很多大陆人以为台湾民主多自由,那是他们搞错搞混了,他们是先觉得大陆不好,才会觉得台湾多好多好。他们如果知道台湾的民主是什么样子,他们应该就会珍惜大陆这个地方。台湾就是个比较变态的地方。

南都:鲁迅、茅盾他们,你有没有读过?

  南都周刊:你对大陆的理解是不是主要源于父亲影响?

李戡:坦白讲,我读得很少,看看而已。其实我没有什么时间去深入阅读,在中国文学这方面,我大部分时间在读我父亲的书,他书太多,我读都还读不完;其他的只知道一点点。

  李戡:我父亲多少有影响我一些。但是我父亲毕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他没有和我说过什么关于他的乡愁。我本来就对大陆很有兴趣啊!大陆的风景、历史古迹、音乐、城市,我都很感兴趣。我也会看每周的电视节目《文茜世界周报》介绍大陆,我觉得还是对我有很多正面的影响吧!

南都:你读爸爸的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南都周刊:除了2005年陪你父亲来大陆之外,你在考上北大之前,还有去过大陆吗?

李戡:差不多从初中开始。

  李戡:有啊!我和我妈妈一起去过。我们去过苏州、上海和北京。我也希望利用一些机会,我能到内陆地方。比如我很想去壶口瀑布或者是到河西走廊看看,这些都是在台湾没有机会接触到的。希望我以后能利用课余时间多去大陆的更多城市看看。

关于韩寒的风波,这件事情很讨厌

  南都周刊:平时会在网络上看一些大陆公共知识分子的博客吗?

南都:你有没有自己特别心仪的作家?

  李戡:我没有在网络上看过他们的博客,我上网都只是查查资料,收收邮件,更新一下微博()(

李戡:台湾的畅销书,其实都没什么水准,都是漫画,爱情。这也是我要去北京的原因。我看《亚洲周刊》,它每一期都有各个城市的畅销(书)排行榜,北京这边就是很正经的书,譬如“老照片”啊,都是有学术思想的;台湾……这边的书就是两三万字,其他全部都是图片,整天谈的都是一些小事情,没有学术的味道……太多太多原因,都使我不想要呆在台湾。

  南都周刊:陈文茜稍前批评了大陆最有名的年轻人韩寒,你怎么看?也有人说过,你是第二个韩寒。

南都:平时会不会关注大陆的影视,有没有喜欢的电影导演?

  李戡:韩寒算老几啊?他连大学都考不上,连大学都没有念过,这种没念过什么书的人,我估计他也没读过什么经史子集,是只会玩赛车的人。最近很多媒体问我对他怎么看,我都回答烦了。

李戡:我喜欢古装剧,譬如张艺谋的《英雄》。陈可辛也不错,我看了《十月围城》,看后很感动。还喜欢中国的古典音乐,我是指《黄河》、《梁祝》这些。

  南都周刊:你现在已经有大陆朋友了吗?

南都:是否觉得自己跟台湾一般的小孩不太一样?

  李戡:呃……和我同年龄的好像还没有。主要就是我爸的朋友吧!网络上的应该也算吧!在新浪微博上有几个朋友我感觉蛮热心的。

李戡:截然不同。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南都:你刚刚参加完香港书展,相信也有所耳闻,大陆有一个在跟你同样年纪时就很出名的作家——韩寒,他也去参加了香港书展,还有一点小风波,就是你的陈文茜阿姨对他有一些评价,引起记者的关注,能不能说说你对韩寒的看法?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李戡:这件事情我很讨厌。那天香港书展来的记者全都是平面媒体的,没有摄影机,他们就是断章取义,引发一些网络评论乱讲。他们说陈文茜为了我没上时代杂志封面吃醋,说她是来帮我炒作的……我觉得很莫名其妙,我去香港是看书展,是记者自己要求我去参加联访,我的书根本就还没有印出来,哪有这样炒作的?还说我要不要到大陆做韩寒接班人。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接班人?

陈文茜根本不可能接触韩寒的文章。我听说过这个人,但也没什么评断,我想出发点只要是为社会好,为国家好,无论他用什么形式表达,我觉得都是好事。

我会适应大陆的资讯环境

南都:我记得你2008年就开始跟爸爸一起在网易开博客,平时也会上网留意大陆的新闻吗?

李戡:我平时没什么时间上网,因为要联考。半年前考完稍微好一点,上网看财经……其余的很少接触。

南都:当时为了奥运的舆论专门开博客,是爸爸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

李戡:是网易编辑的主意,他让我开的。两年前,我不知道大陆有哪些大的网站,所以他让我开,就试着开了,结果反响还不错。

南都:你写了几篇文章,比较有影响的一篇是《美国人给我闭嘴》,这是你自己要写的还是爸爸跟你商量的选题?

李戡:应该说新闻现象是我发现的,他提供一些资料、数据给我,那我就把它写一写。

南都:你做好适应新环境的准备了吗?比如说资讯方面等等。

李戡:我觉得无所谓,台湾新闻每天都在播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情,我昨天的新书发布会就很多不报,他们报的都是陈致中(陈水扁之子)有没有召妓这样的小事情,就算在台湾接触的资讯多一点,可是它七八成的内容是杂乱无章的;所以我想我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我会自己想办法适应。

南都:你的大姐李文,在大陆居留的过程中碰到不合理的事,会写书开骂,和你爸爸当年一样,那你呢?

李戡:我写书都是为了大事情,我都是写非常正经的事情,我不会自己惹麻烦去闹到天翻地覆。写作都是有目的的,这个书(《戡乱记》)的写作有它的正当性,有它合理的出发点。假设我在大陆碰到一些不合理的事情,那我不可能是我一个人碰到嘛,别人也可以写嘛。不是因为我写了这本书或是觉得我有叛逆性格,这些事情就应该我来做,我最该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至于将来会碰到什么事情,因为这个环境是我自己去挑选的,我就会做好自己的本分。

我还会做很多事情,为中国好

南都:你说会穿上爸爸的红夹克上北大,红夹克对做过“立法委员”的爸爸来说,是有些特殊的意义,那对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李戡:我好像没有说过我要穿,可能是陈文茜在她自己的节目里帮我回答了。意义也就是认同爸爸,刚好那是我爸爸的一个特色吧,类似一个传承吧。我想我应该不会穿吧,要穿我还要去自己买。

南都:爸爸那个式样太老套了?

李戡:对,对。

南都:有网友觉得你去北大是一种“投机行为”,会因为爸爸的名号而受到特殊待遇,对此你有什么回应?

李戡:他们就是愤青,整天见不得别人好。我在台湾已经考上台大,我也不是像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的儿子直接就拎进去的,我在台湾的成绩是考的,而且我还写了这本书。台湾也有人在讲,我被录取的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不是最好的系,可是他们是靠学这些教科书上一些假东西才考上的,我是超过这些人的。我在台湾是最顶尖的学生,那我就不能进北大了?

我又不是走后门,我是正大光明按照招生政策进去的。我还会做很多事情,为中国好。他们这样讲根本就是一种嫉妒的心态。

南都:能不能用一两句话表达你对北大生活的期待?

李戡:我希望去那边,有一种回到家乡的感觉。我家以前在北京嘛。多去创造一些对于国家有帮助的事情。

李戡的北大申请书

今年台湾的大学入学学科能力测验,总计考生140540人,我的成绩超越135864人。五月大学学测放榜,我已考取台湾大学。

虽然考取了台湾最好的大学,虽然台湾是祖国的一部分,但我想到祖国念最好的大学,因为希望我是它的一部分。

一如我的祖父、我的大姑、二姑、大姑父,都在北大毕业,我的父亲李敖以未念北大为憾,我愿我能超越这六十年的海峡。

台湾是祖国的一部分,但它太狭小了,我写了一本书(今年八月出版),一方面检讨台湾的狭小,一方面展示我辈的心愿。

我愿我的振翅高飞,能给台湾留下片羽,能为祖国闪出吉光,一旦成真,岂不正是我们共同的希望吗?

李戡,17岁,台湾作家李敖与妻子王小屯之子。今年以优异成绩被北大经济学院录取,后弃台湾大学而择北大,成为公众人物。7月底出版处女作《李戡戡乱记》,痛批台湾历史教科书。(记者
李思磐 实习生 杨艺蓓)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